OpenAI前员工致信董事会要求调查奥特曼违规行为马斯克:似乎值得调查奥特曼

作者: 小钱 2023-11-30 12:40:03
阅读(99)
22日消息,美国当地时间周二,人工智能初创公司OpenAI的前员工们致信给该公司董事会,要求对前首席执行官萨姆·奥特曼(SamAltman)、前总裁兼董事长格雷格·布洛克曼(GregBrockman)的诸多违规行为展开调查。该公开信控诉了奥特曼为了促进公司向盈利模式转进,致使在2018年1月至2020年7月期间,OpenAI员工流失率达到约50%;指示IT和运营人员对包括伊利亚·苏茨凯弗(IlyaSutskever)在内的员工进行调查;利用非营利性资源来实现奥特曼他的个人目标等等。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Musk)在社交平台X上转发了这封信,并写道:“这封关于OpenAI的信是刚刚发给我的,这些问题似乎值得调查!”目前,该公开信原链接已不能正常打开。以下为公开信全文:致OpenAI董事会:我们今天写信给你们,以表达我们对OpenAI最近发生的事件的深切关注,特别是对萨姆·奥特曼(SamAltman)不当行为的指控。我们是OpenAI的前员工,在公司动荡不安的时期离开了公司。正如你们现在目睹了敢于对抗奥特曼的后果,也许你们就能理解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因为害怕而保持沉默。OpenAI前员工致信董事会要求调查奥特曼违规行为马斯克:似乎值得调查奥特曼但现在,我们不能再袖手旁观了。我们认为,董事会有责任彻底调查这些指控,并采取适当行动。我们敦促你们:——扩大埃米特(OpenAI新任首席临时执行官)的调查范围,包括对奥特曼自2018年8月以来的行为的审查,当时OpenAI开始从非营利实体向营利性实体过渡。——公开呼吁在此期间辞职、请病假或被解雇的OpenAI前员工发表私人声明。——保护那些挺身而出的人的身份,确保他们不会受到报复或其他形式的伤害。我们认为,相当数量的OpenAI员工被赶出了公司,目的旨在促进公司向盈利模式的过渡。OpenAI在2018年1月至2020年7月期间的员工流失率约为50%,这一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在OpenAI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目睹了奥特曼和格雷格·布洛克曼(GregBrockman,前总裁兼董事长)对实现通用人工智能(AGI)永无止境的追求,导致一种令人不安的欺骗和操纵模式。然而,他们的方法令人严重怀疑他们的真实意图,以及他们在多大程度上真正优先考虑全人类的利益。我们中的许多人,最初对OpenAI的使命充满希望,选择押下对奥特曼和布洛克曼的怀疑。然而,随着他们的行为越来越令人担忧,那些敢于表达自己担忧的人要么被压制,要么被赶出去。这种系统性地压制异议创造了一种恐惧和恐吓的环境,有效地扼杀了关于OpenAI工作伦理影响的任何有意义的讨论。我们提供了奥特曼和布洛克曼不诚实和操纵的具体例证,包括:——奥特曼要求研究人员推迟报告具体的“秘密”研究计划的进展,这些计划后来因未能足够快地提供足够多的结果而被取消。那些质疑这种做法的人被认为“不适合企业文化”,甚至被解雇,其中有些人就在2019年感恩节前离职。——布洛克曼对变性团队成员使用歧视性语言。尽管很多人承诺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没有采取任何有意义的行动,除了布洛克曼简单地避免与受影响的个人沟通,有效地创造了一个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OpenAI前员工致信董事会要求调查奥特曼违规行为马斯克:似乎值得调查奥特曼这名员工最终因表现不佳而被解雇。——指示IT和运营人员在不知情或未经管理层同意的情况下对包括伊利亚·苏茨凯弗(IlyaSutskever,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兼董事会成员)在内的员工进行调查。——奥特曼谨慎而又经常性地利用OpenAI的非营利性资源来实现他的个人目标,尤其是在他们闹翻后,对马斯克充满了怨恨。——运营团队默认了适用于布洛克曼的特殊规则,通过复杂的要求以避免被列入黑名单。——布拉德·莱特卡普(BradLightcap,首席运营官)没有兑现承诺,公开OpenAI的利润上限结构和每个投资者的利润上限。——奥特曼在研究计算配额的项目时经常自相矛盾,这引发了内部的不信任和内斗。尽管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奥特曼和布洛克曼存在违规行为,但那些留在OpenAI的人继续盲目地追随他们的领导,甚至付出巨大的个人代价也在所不惜。这种坚定不移的忠诚源于对报复的恐惧,以及通过OpenAI获得潜在财务收益的诱惑。OpenAI的治理结构是由奥特曼和布洛克曼专门设计的,正是由于员工固有的利益冲突,故意将员工从营利性运营的监督中隔离出来。这种不透明的结构使奥特曼和布洛克曼可以不受惩罚地运营公司,不受问责制约。我们敦促OpenAI董事会对这些不道德的行为采取坚定的立场,并对奥特曼和布洛克曼的行为展开独立调查。我们相信,OpenAI的使命太重要了,不能被少数人的个人议程所损害。我们恳请董事会,坚定不移地致力于OpenAI的初衷,不要屈服于利润驱动的利益压力。人工智能的未来和人类的福祉取决于你们对道德领导和透明度的坚定不移的承诺。担忧的前OpenAI员工们(小小)